?
湘潭攝影愛好者兩年走訪50個古村落 用影像留住美麗鄉愁
作者:瀏房網來源:www.liuyangfc.com日期:2019-06-11 瀏覽 普通資訊

downLoad-20190610110009

湘潭在線6月10日訊(湘潭日報社全媒體記者 廖艷霞)在詩人余光中眼中,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、一張窄窄的船票、一灣淺淺的海峽……而在湘潭攝影愛好者蕭湘平眼中,鄉愁是一個個年代久遠的古村落。過去兩年,他走遍了全省50多個古村落,用一幅幅照片定格了古村落里關于鄉愁的印記。

尋找古村落之“魂”

蕭湘平美術專業出身,熱衷篆刻、書法、攝影,對古建筑更是情有獨鐘,無論走到哪里看到古建筑,都習慣用影像記錄。然而,隨著城鎮化發展,古建筑生存狀況堪憂,古村落正令人惋惜地加速消亡。蕭湘平說,中華民族的文化信仰很大程度來源于古村落,在家譜上、在祠堂中、在廟宇內,“中華民族崇拜祖宗、遵從祖訓,這種文化以村落為根基,通過宗祠、家廟、家譜代代相傳,相互約束,緊密聯系。村落文化寄托了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儒家人生理想。”

如何才能守住古村落的“魂”呢?他決定走訪古村落,尋找逝去的家園。

一臺車、一部相機、一頂帳篷。蕭湘平的決定得到了妻子的支持,兩人相約行走古村落,開始尋找心中的精神家園。

領略古村落之“美”

根據此前搜集到的中國傳統村落名錄,以及當地攝友拍攝的照片,蕭湘平和妻子的第一站選擇了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——湖南省辰溪縣五寶田村。

康熙年間,蕭氏宗安攜家眷搬遷至五寶田村,這是五寶田村的“前世”,至今已有300多年歷史。“古人建村落,選址有講究,強調天人合一。五寶村背靠龍脈山,面臨玉溪帶,溪內魚翔淺底。‘魚’寓意余錢余米,蕭氏祖人希望家族興旺發達,富貴永遠。”老房子、古井都成了蕭湘平影像記錄里的重要元素,他用相機記錄村子的“今生”,感嘆古人的美好情懷。

他試圖從古建筑的屋檐、門楣、木窗、石雕、木雕、屋角石、對聯來感受古人的浪漫情懷、工匠精神和人文智慧。“寶鳳樓中央大圓門兩側的木窗上雕有喜鵲和梅枝,寓意喜上眉梢、好運多福,另一個圖案‘野鹿含靈芝’寓意喜事來臨,這小小細節蘊含著主人美好的愿景。”蕭湘平將古人精雕細琢的小心機印在腦海中,定格在相機里。

村落的文化還在祠堂中體現,于是蕭湘平第二站走進了洞口縣蕭氏宗祠。“祠堂內有祖訓、家訓、壁畫,這是一個家族最堅強的文化和精神寄托。”從蕭氏祠堂和耕讀所的完整保存,蕭湘平感受了先人豐沛的財富和精湛的技藝,他認為這些財富是蕭氏家族人才輩出的原因之一。

說起走訪過的古村落,蕭湘平滔滔不絕,邵陽武岡市的中國楹聯第一村浪石村,雕花無處不在的湘南清代民居建筑博物館江華寶鏡村,至今保存明末清初水月鏡花古戲臺的寧遠縣琵琶崗村,至今還有原住民、年代最為久遠的千年古村上甘棠村等,有的村落,他多次走訪,只想記住“她們”的美好。

不想走馬觀花,也不想完成任務式“打卡”,蕭湘平通過閱讀《古建筑裝飾系列叢書》等專業書籍,更多層面地了解古村落的文化底蘊,始終不忘自己在行走中領略古風美的初衷。

憂心古村落之“變”

走訪得越多,蕭湘平的憂慮就越多,除了部分村落格局、古建筑群保存完整外,超過八成的古村落遭到破壞甚至垮塌,很多村落已無原住民,無人維護,成為“空心村”;有些則過度開發,完全喪失了原有面貌。一些村落每次去都不一樣,一些技藝面臨失傳。“那些高齡戲班、孤獨戲迷、唯一會制作祁劇道具的老人,他們的未來在哪里?”面對流逝的文化,扼腕嘆息的蕭湘平想“抓”住,于是靜靜將這一切定格在鏡頭中。

蕭湘平擔心,再晚一步,這些村落將不復存在,他不得不與時間賽跑。所以兩年前,夫婦倆開始走訪時,他就有意識地用照片賦予古村落“永恒”,他們陸續到訪全省50多個古村落,“困了就找最實惠的旅館或者搭個帳篷,餓了就在居民家中搭個便餐……”周末和節假日,夫妻倆都是奔走在拍攝古村落的路上,剛過去的五一假期,他們就走訪了湖南及江西的多個古村落。

蕭湘平每去一個古村落,都用鏡頭記錄下古村之美,通過微信公眾號,圖文并茂地推廣村落文化。“如果能牽出人們的絲絲鄉愁,激發人們的古村落保護意識,我就心滿意足、歡天喜地了。”節衣縮食、行色匆忙、翻山越嶺、四處奔走,有人問他這樣的生活累不累,蕭湘平的回答是,“只要熱愛就不會覺得累”。

蕭湘平透露了他的“十年計劃”,他準備走訪省內300個古村落,如若有機會,他打算將照片出版成書,或者捐贈給有關部門以作借鑒和紀念,“我最簡單的想法是,留下中華民族的文化根基,留下一抹抹美麗鄉愁。”

?
掃描關注湘潭人才網微信

還沒找到心儀的工作?20,000+職位招聘中,加入湘潭人才網,遇見更好的自己!

即刻加入
贵州十一选五一定牛